《祖国》之《白昼流星》:陈凯歌的导演境界与生命格局
2019-10-01 17:38:59
  • 0
  • 0
  • 4
  • 0

《祖国》之《白昼流星》:陈凯歌的导演境界与生命格局

                                                      中岛

作为《我和我的祖国》电影的总导演,陈凯歌或许更清楚自己要完成什么。从《前夜》一个国家的真正开始,到一个国家的真正昌盛,这期间所要经历的成长,需要从不同角度来呈现,那么,前1、3、4、5单元和第7个单元,都在注重传达重大事件中“我”这个个体与祖国的依附关系,更多的在表达“祖国”与“群体”之间要完成的共建与发展过程,无论是为开国大典的筹备工作人员,还是军人飞行员,航天员----,这些都是以事件发展与推进为中心,是新中国70年发展中最精彩的国家与百姓共享的大事件、欢喜事件,这也构成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的喜庆核心。

不过,电影中的其中两个单元却是具有呼唤生命内在本质的意义,从电影的现实主义上讲,是对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更人性化的个体生理与精神世界的转换,其中一个单元是《相遇》,另外一单元就是陈凯歌执导演的《白昼流星》。

《相遇》是完成一种寻求,这种具有疼痛感的复杂使命心理,埋葬了另外一种人性的内核,因此具有很强的冲击力。一个科学家为了国家和事业放弃了爱情,另一半却在热恋后,发现恋人突然人间蒸发,三年苦苦不放弃地去寻找。当他们在公交车上相遇,男方为了国家的保密制度依然不肯承认站在她面前的自己就是她曾经热恋的男友,这种撕裂的痛,对一个内心充满期待、等待、盼望的恋人来说,会是什么样的打击? 而站在她面前的又是因为突发事件舍命抢救国家核设施而中毒将亡的人,他们淹没在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的欢呼喜悦的人群之中,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滋味?

《白昼流星》或许是陈凯歌想弥补一下《我和我的祖国》缺失的另外一种“成分”。因为之前单元的色调虽然热烈,却缺失了对落后地区的关注,缺失了对贫穷个体生命失落的关注,这样下来,如何通过国家的重大事件,顺理成章的来完成这些述求?于是,陈凯歌选择了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的故事。

《白昼流星》通过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以及航天员的真实故事,完成了对俩少年流浪兄弟的人性改变,从迷失到惊醒。在《我和我的祖国》这部电影中,《白昼流星》单元的内核很扎实,具有现实主义意义。

电影没有任何说教与批评,暖色调极强,充满了爱与善良。

陈凯歌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再贫困的地方也是中国国土,再穷的孩子也是中华儿女。”这是陈凯歌为他导演的这部单元电影《白昼流星》做了最好的注解。

陈凯歌说:“对我而言,我强烈的感觉到一个历史事件发生在广袤的荒野上的时候,他有可能撞出极大的能量,可以让人被改变。”

是的,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改变更具有力量。

陈凯歌是中国忧患意识最强的电影导演,因此他可以通过自己的高境界发现和完成需要解决的贫穷与人性的问题,但这些需要经历震撼才会改变。

这里还包含了贫穷之外的疾病。全村为老支书筹集的治病钱被偷了,老支书为唤醒这两个孩子的心灵,在警察面前对他们偷盗他的救命钱给予否认,这种原谅不是纵容,而是救赎。

在之后的弥留时刻,老支书领着俩孩子骑行百里观看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落地过程,他希望通过这样的震撼,来转变他们的生命歧路,这是老支书弥留之际的一个心愿,也是完成一种父辈对晚辈的一种期待。

这种现实主义教育直击过程,没有说教,只有事实,没有口号,只有行动。

《白昼流星》的镜头感非常的十足,那开阔无比的戈壁,星罗棋布的戈壁沙丘,遥远而具有沧桑感,它的美与天空的融合,是一种视觉与人格转换上的美。

这种通过小点切入而完成的国家大事件呈现,却没有做作,丝丝入扣,深入人心,这是一种震撼,也是一种改变世界同时也在改变个体生命的意义所在,这确实需要真功夫,导演的真本事。

尽管更多人认为陈凯歌的黄土地情结由来已久,但是客观的说,陈凯歌的心里是有大爱的,他对现实主义题材的把握是有境界的,他洞察着生命、环境、人性以及内心对偏远落后地区的帮扶与改变。

“再贫困的地方也是中国国土,再穷的孩子也是中华儿女。”

想想,谁还能喊出这样的充满大思辩,大格局,却又朴素的大爱的声音!

那一刻心灵被震撼了,不仅仅是在场的这两位曾经是坏孩子经受到了心灵震撼与洗礼。

震撼是要扎实的改变,是从生命本身,是从心灵里面,是从精神层面,因此,通过重大影响事件来改变,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改变。

“天下无不可化之人,但恐诚心未至。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怕立志不坚”。这或许是陈凯歌在导演这一单元时的所思所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诚信网投开户 快乐赛车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时时彩 欢乐生肖 极速快3 快乐赛车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福建11选5走势 秒速时时彩